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房產

房主和裝修公司被判賠135萬

2021-12-20
23:31
大連晚報
0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萬恒

  甘井子區某小區一處公建在進行地下一層裝修裝飾工程期間,將沒有地下室的公建向下挖深3米以上,還用磚堆砌240毫米厚的擋土墻。在施工期間,擋土墻和外部回填土坍塌,造成一名工人死亡。而此前這處公建就曾因違章下挖地面,被城管綜合執法部門多次查處并強制回填。悲劇發生后,死亡工人的家屬將公建房主以及涉案裝修工程公司告上法院,索賠各項損失151萬余元。

  日前,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房主和裝修公司合計賠償家屬135萬余元。

  A

  事發:擋土墻及外部回填土坍塌一人身亡

  2020年4月27日,涉案公建房主與大連某裝修工程公司簽訂《承攬合同》,工程公司承攬位于甘井子區鉆石灣某公建的地下一層裝修裝飾工程,施工內容為建造地下一層及所有室內裝修裝潢,達到正常居住條件。

  工程公司組織施工人員對案涉房屋進行施工改造,將沒有地下室的公建向下挖深3米以上,并在東、西、北側起砌筑240毫米厚磚墻用做擋土墻,東側擋土墻還向原外墻外側東移1200毫米,擬用做采光井。

  2020年5月19日晚9時左右,包括王某在內的四名工人在案涉房屋地下一層拆除鋼管模板支架時,擋土墻及外部回填土坍塌,導致王某死亡。

  事發后,大連市甘井子區應急局作出《調查報告》,載明事故性質和原因。報告中稱,事故直接原因為240毫米厚磚墻無法承受3米高的回填土壓力,加之事故發生前有幾次連續降雨使土含水率提高壓力增大。

  同時執法部門查明,早在2019年3月,該公建房主就曾委托這家工程公司對案涉房屋進行下挖,甘井子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執法人員在巡查中發現后立即采取了責令停工、驅離施工人員、張貼封條等措施,并采取了強制回填;2019年年底,執法人員再次發現違法下挖地下室,現場責令其停工、驅離施工人員后,再次組織進行了強制回填。

  B

  法院一審判決:兩被告合計賠償150萬余元

  死者王某36歲,是吉林公主嶺人,還有年邁多病的父母在世,此外還有一對兒女。家屬在案發后將公建房主、涉案裝修工程公司告上法院,索賠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賠償金等合計151萬余元。

  甘井子區法院對此案一審認為,公建房主在案涉房屋內違法下挖地下室,與沒有建筑設計資質的工程公司簽訂《承攬合同》,委托工程公司負責下挖施工,雙方形成承攬合同法律關系。

  房主作為定做人,未取得合法施工手續即違法下挖地下室,在行政執法部門多次責令其停工、強制回填后,仍繼續委托沒有建筑設計資質的工程公司再次進行下挖施工,存在明顯的定作、指示、選任過錯,其理應對造成王某死亡的損害后果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某工程公司明知承攬的施工項目未獲得合法手續,亦未對房屋基礎結構改造進行建筑設計及評估,也沒有配備相關安全技術措施,即指令工人在夜間進行安全風險極大的施工作業,其作為承攬人對案涉事故的發生具有重大過錯,亦應承擔賠償責任。

  二被告均明知私自下挖地下室系違法行為,亦明知雙方均不具備建筑設計資質,在沒有施工方案、沒有安全防護、沒有現場監管的情況下,仍組織工人進行施工,最終導致受害人王某死亡的損害后果。法院依法酌定:房主和工程公司各承擔50%的責任,且互負連帶賠償責任。一審判決兩被告合計賠償家屬1509032元,各自分別負擔754516元。

  C

  法院二審判決:受害人承擔10%責任比例

  公建房主不服上訴,稱自己委托某工程公司對房屋進行改造施工。該工程公司對案涉公建小區改造進行壟斷,他只能與該公司簽訂《承攬合同》,并不知曉其不具備房屋建筑設計相關資質。

  而某工程公司方面則辯稱,該公司與房主在2020年4月27日簽訂承包協議,約定價款為51萬元,并且在2020年5月8日支付了1萬元款項,因此并不存在房主所稱其拒絕施工,而是某工程公司按照房主的要求進行施工,導致事故發生。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事故發生前,案涉施工內容已被相關行政執法部門兩次采取了責令停工、驅離施工人員及強制回填等措施,在此情形下,房主、某工程公司再次進行施工發生案涉事故足以說明兩被告是在已經知曉案涉施工內容違法的情況下,繼續違法施工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后果,存在主觀上的共同過錯。

  關于受害人是否應當承擔相應責任的問題。二審中,當事各方均認可受害人施工時未采取相應的安全措施,且案涉事故調查報告關于事故間接原因也包含現場施工人員沒有防護用品,故受害人在相關人員未提供安全保護措施的情況下即進行施工,其對自身損害具有一定過錯,酌情認定其承擔10%的責任比例。

  近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據此改判:房主及工程公司合計賠償家屬135.8萬余元。

欧美破苞系列全部,欧美一夜欧美,丝袜美腿亚洲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