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

第一時間把判決念給孩子們聽

2021-12-29
00:07
大連晚報
0

  生母陳美霖接受采訪中。

  生母陳美霖接受采訪中。

  生母陳美霖和兩個孩子在一起。

  生母陳美霖和兩個孩子在一起。

  備受公眾關注的“重慶姐弟墜樓案”等來了一審判決。12月28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張波、葉誠塵故意殺人及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一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兩人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的撤訴申請,依法裁定準許。

  據悉,兩被告當庭未表示要上訴。12月27日,在再次開庭審理前一天,孩子生母陳美霖接受采訪,講述了她與前夫張波從相戀、結婚生子、離婚……再到一雙兒女被前夫及前夫女友殺害后的心路歷程。

  談婚姻

  他展現的

  不是真實的自己

  “朋友莫名其妙將我們撮合在一起了!”陳美霖現在回憶起和張波的婚姻滿是后悔,“我后悔和他相戀,毀了我的一生。”

  2017年上半年,陳美霖新換了一個在一家小貸公司的工作,崗位是張波以往的崗位,“我最開始很反感他,他像小混混,給我不得體的感覺,我和他話都沒有說幾句,就被大家撮合了。”后來,張波的猛烈追求和溫柔體貼,深深打動了陳美霖。

  張波出生于重慶市長壽區一個農村家庭,小學學歷,很早就到社會上打拼。愛穿花哨的緊身衣,身高超一米八,體型偏瘦。陳美霖父母都是收入穩定的職工,她小時候曾上過各種興趣班,生活沒有遭受什么大的挫折,一直很順利。陳美霖的父母覺得張波“不靠譜”,反對女兒的戀情,陳美霖身邊很多朋友都不支持,但陳美霖覺得張波特別有上進心,人很聰明。

  兩人交往沒幾個月,陳美霖意外懷孕,當時她正處于事業上升期。陳美霖選擇和她愛的人組建家庭。那場婚禮,沒有彩禮,陳美霖父母還承擔了酒宴費用。

  “我都覺得自己傻。說真的,這段婚姻,不管是生活習慣、文化水平等等,我和張波都不是在一個水平線上的。但是我就是很愛他,想跟他在一起。”陳美霖眼中的婚姻生活,是過那種普普通通的日子,“我父母經常給我講,你有什么樣的經濟能力就過什么條件的生活。”????

  新婚之后,各種矛盾接踵而至。大女兒雪雪出生后不久,陳美霖一家就搬到了江北區的娘家,也是這個時期,張波與他人合伙開了一家小貸公司。

  在陳美霖看來,從那時候開始,張波整個人變了。陳美霖懷孕生子,一直希望張波能早些回家陪伴她,但張波認為陳美霖不體諒他,他在外面需左右逢源打拼事業,每天都忙到很晚,都是為了家庭,兩人經常因此發生爭吵。

  “張波在工作上是有目的性的,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陳美霖的認知中,張波以往的工作就是賺銀行和客戶中間的服務費,但是并不規范,她曾勸張波找一份正經的工作,但他覺得自己文化水平低,不能做啥,而他自己開擔保公司時,月收入都在2萬元以上。她甚至覺得,張波和她結婚也是有目的性的,“我覺得這就是一場騙局,他很聰明,心思縝密,我和他離婚后,反思這段感情,我才知道。”

  陳美霖認為,張波開公司后,認識一些做工程發家致富的人,這些人往往年齡比較大了。他的野心開始膨脹,想過有錢人的生活,突然面子觀念變得很重。

  大女兒雪雪出生后不久,陳美霖發現自己又意外懷孕,她選擇將孩子生下。張波平日疏于照顧孩子,還在兒子生病住院后提出離婚。2020年2月,因張波出軌,兩人正式離婚。離婚時和張波協商,兩個孩子均歸陳美霖撫養,洋洋先交由張波和張波媽媽照看至6歲,此后洋洋轉由陳美霖撫養。

  談第三者

  他說她是一個極端的人

  陳美霖記得,她在和張波辦理離婚時,張波曾談到,葉誠塵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人,他擔心葉誠塵在外面找人傷害他媽媽和家人。“如果把葉誠塵逼急了,她什么事都能做得出來。”而在法庭上,葉誠塵則稱,張波逼著她和他交往,如果不交往張波就會找人殺她全家。張波還曾跟陳美霖講起,他和葉誠塵有時會打架,有時還打出血。

  在陳美霖眼中,張波與葉誠塵交往也是帶有目的性的。兩個小孩跟葉誠塵相比,葉誠塵在他內心更加重要。張波的收入不低,但是離婚協議中應付孩子的撫養費不給付,也不怎么給他自己的母親花錢,但是會給滿身奢侈品的葉誠塵花錢,過“520”時,會借錢給葉誠塵準備一個裝滿現金的禮盒。這是因為葉誠塵家境富裕,“比如說張波有什么項目,可以通過葉誠塵幫他找人對接。對他來說,葉誠塵有利用價值。”

  陳美霖前期通過警方和法院庭審了解到,葉誠塵曾對張波談起,說給洋洋算過命,洋洋活不了多久就會死,之后葉誠塵多次向張波提起要弄死孩子的事情,并告訴張波,葉母不同意她和有孩子的人交往,兩人要在一起的話就不能有孩子。張波曾在網頁上搜索過小孩高墜的相關新聞。

  案件起訴書內容顯示,自2020年2月起,張波和葉誠塵就多次通過面談、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謀殺害兩個小孩的辦法。兩人商定以給雪雪買衣服為由,將雪雪接至家中伺機作案。2020年11月2日上午10點,張波趁他媽媽外出之際,將在次臥玩耍的雪雪和洋洋雙腿抱住,一起從次臥飄窗窗戶處扔到樓下,后致雪雪和洋洋死亡。11月10日,張波、葉誠塵均被當地公安抓獲。2021年7月26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陳美霖至今仍記得,在7月的法庭上,張波幾乎處于“放棄辯護”的狀態,面對檢方的指控和法官的問詢,他很少說話。只有談到案發前葉誠塵割腕的細節,張波和葉誠塵各執一詞。張波表示,葉誠塵以割腕相逼,讓自己動手,而葉誠塵則表示自己是被張波逼迫才在一起談戀愛,她認為張波本不會下手,割腕只是想讓張波知難而退,主動分手。葉誠塵和她的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故意殺人系張波所為,葉誠塵系從犯。葉誠塵在庭上受審時哭泣,陳美霖認為這不是發自對兩個孩子去世的懺悔,而是他們擔心自己被判死刑,害怕而哭。

  在陳美霖內心,在一審宣判前,她覺得張波對自己的兩個孩子下手,極其惡毒,被判處死刑的可能性極大,她希望葉誠塵也應被判死刑立即執行。

  在一審開庭前,法院工作人員告知陳美霖,葉誠塵的家屬愿意賠償30萬元,希望能獲取她的諒解,被她拒絕。后來法院工作人員又告知她,葉誠塵的家屬愿意在30萬元的基礎上再增加賠償。“無論他們給多少錢我都不能接受,拿這點錢買我兩個孩子的命,我的良心過得去嗎。”陳美霖表示,除非張波、葉誠塵都被判死刑,否則她覺得每一天都難熬。

  談兒女

  一直很思念

  未走出痛苦

  剛剛獲知孩子去世的那幾天,陳美霖一直無法入睡,一閉上眼睛就開始想孩子,靠安眠藥入睡。平日里,她說話溫和,總帶著笑容,在談到這段過往時她會笑稱自己很“佛系”,孩子去世后,她將兩個孩子的骨灰安放在重慶北碚區的一處寺廟里。每過一兩周,她都會驅車前往寺廟,到了那里,她就淚流不止。

  有時,陳美霖和陳母也會夢到兩個孩子。第一次夢到女兒時,女兒一直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有時她也夢見兩個孩子背靠著她,但是她伸手想拉孩子又無法觸及。對飛入她家的蜻蜓、蝴蝶、鴿子等小生物,她都會靜靜地觀察它們來了又走,看到這些突來的訪客,她都會想起自己的孩子。

  在得知孩子的死涉及刑事案件后,她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發表一些思念孩子,指控張波、葉誠塵殺害孩子的視頻。這是她情緒疏通的一個出口,另外也想有人關注到此事,幫助她。7月以來,多家媒體找到她,她每次都是用溫和的語氣講述這件事,每每說到兩個小孩時,她的眼淚仍止不住掉落。

  陳美霖以前喜歡看有關心理學的書籍,現在她更加喜歡那些研究人性的書籍。看了這些書籍后,她開始覺得不能將自己身上的有些負面情緒帶給別人。所以現在她每次和朋友出去玩,只要對方不主動提及孩子的事情,她都會開開心心和朋友一起玩。

  “我的世界已經被張波毀了,我以后怎么過,我是蒙的,我只能活在當下,我沒有考慮過我的未來,只希望現在能正常生活。

  庭審結束后,陳美霖及其家人乘車前往存放兩名被害幼童骨灰的寺廟。陳美霖告訴記者,她要第一時間去將判決結果念給孩子們聽,讓他們知道媽媽已經為他們討回了公道和正義,希望孩子們能瞑目。

欧美破苞系列全部,欧美一夜欧美,丝袜美腿亚洲一区二区